HE 先生



​似乎有点过了;


​他拍掉他头上的雪,雪地里出奇的静。


​“似乎有点过了”他想。


​“你是专门打扰人的兴致的吗,阿尔弗雷德?”


​绿眼睛的主人抬起了头,上帝,那无法被任何词汇形容的绿眼睛真是该死的美丽;


​​但那绿眼睛闪烁着讽刺的光芒,“琼斯小鬼”他说。


​好家伙,我又想糊他一脸雪。









​—————>

​好吧,祝大家玩雪快乐。。



​不会打标点



​第一次,见谅\\\\—\\\\




阿尔弗雷德?

快回去

亚瑟找你很久了

=================
我怕是疯了

啊!!
葬葬到了,
很精致,特别是镰刀

新年flag

累死了的2017

终于滚了!

生地会考

2018

渴望找到美